专家分析中国为何反氯化血红素对联合国禁止克隆人宣言




专家分析中国为何反对联合国禁止克隆人宣言
 
2005年02月24日05:46 人民网-华东新闻  

  联合国大会法律委员会2月18日以71票赞成、35票反对、43票弃权的表决结果,以决议的形式通过一项政治宣言,要求各国禁止任何形式的克隆人,“只要这种做法违反人类尊严和保护人的生命原则”。

  比利时、中国、英国、瑞典、日本、新加坡等投反对票的国家的代表,在表决后纷纷发言,强调他们的国家将不受上述宣言约束,将继续允许治疗性克隆研究。投赞成票的国家
 

   
 
 
包括美国、德国、荷兰和巴西,而伊斯兰国家组织成员国宣布不支持任何一方提案。

  该项政治宣言不具法律约束力,还需得到联大批准。

  不能把孩子和脏水一道泼掉

  记者:中国一直以来都在坚定地反对克隆人,因此,中国这次对禁止克隆人宣言投反对票,不少人觉得意外。这中间,有一些什么样的原因?

  沈铭贤:中方代表在投票后表示,中国代表团之所以对宣言投反对票,是因为宣言的表述非常含混不清,宣言提到的禁止可能会被误解为也涵盖治疗性克隆研究。这是中方所不能接受的。他同时强调中国政府继续坚持反对生殖性克隆人的立场。

  中国、英国等国家认为,治疗性克隆与生殖性克隆复制人不同。对于生殖性克隆,包括我国在内的世界上绝大部分国家都是明确反对的,分歧主要是针对治疗性克隆。为什么我们要坚持不能禁止治疗性克隆,就是因为它太有价值了,对人类的健康、生命太重要了。

  治疗性克隆的重点就是胚胎干细胞的研究。胚胎干细胞有一种神奇的功能,就是发育的全能性,从理论上来说,可以分化发育为身体各种组织细胞。如果能够将其发育的全能性加以利用,那么,现在的很多疾病,如白血病、糖尿病、老年痴呆症等,都能找到一种新的治疗办法。

  明明有这样一个治病救人的新前景,而且科学上已经开始逐步做到了,却要停止研究治疗性克隆,这是不顾千千万万通过治疗性克隆可以治愈的患者的权利,就像是把孩子和脏水一道泼掉,不利

  于社会进步。所以,现在世界上很多科学家,包括美国的许多科学家,都在反对宣言的做法。

  分歧焦点:怎样看待胚胎,怎样看待生殖性克隆和治疗性克隆的关系

  记者:既然治疗性克隆这么有价值,对我们的健康、生命这么重要,那为什么国与国之间在关于禁止克隆是否涵盖治疗性克隆这一点上,争辩得这么激烈呢?

  沈铭贤: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分歧,主要有两个焦点,一是怎样看待胚胎,二是怎样看待生殖性克隆和治疗性克隆的关系。

  治疗性克隆首先要克隆一个人类胚胎细胞,即无性生殖的受精卵,同时在研究胚胎干细胞的临床应用时,有可能涉及体细胞核移植技术而损毁人类早期胚胎。有些人认为:受精卵是活体,是有生命的人,其人权应该受到保障,损坏胚胎就是毁灭这个生命,这样一种治疗性克隆是对生命、对人的不尊重。

  我们认为,胚胎确实需要尊重,不管怎么早期,怎么小,都是有可能发育成人的。但是,是不是研究胚胎、研究胚胎干细胞就是不尊重人的生命和尊严呢?那不一定。

  现在科学界有很多人认为,“原胚条”出现之前的胚胎还是既无感觉又无知觉的细胞团,尚不构成道德主体,对其研究并不侵犯人的尊严。那么,在很严格的条件下研究胚胎干细胞,比如不能重新植入子宫,不能搞人畜杂交,以及自愿、知情、非商业化等,经过严格的伦理程序,应该说并没有损害人的生命和尊严。

  还有一个分歧。他们认为,你要禁止生殖性克隆,就必须禁止治疗性克隆。原因是治疗性克隆必然会滑向生殖性克隆,两者之间在技术路线上,特别是在前期的技术路线上是一致的,从治疗性克隆到生殖性克隆,只有所谓的一步之遥或一墙之隔。你要禁止生殖性克隆,你又要允许治疗性克隆,这是做不到的,在逻辑上是矛盾的。

  对这样一种看法,我们又是怎么看的呢。我们认为,治疗性克隆确实有可能滑向生殖性克隆,但并不必然,两者之间还是有本质的区别:一个以繁殖人类为目的,就是要克隆一个完整的人的个体,一个是以治疗疾病为目的,并不是要克隆出一个人的个体;一个要植回子宫,而治疗性克隆绝对禁止重新植回子宫,而是留在体外提取干细胞,两者技术的后期路线不一样。




上一篇:我国为何反对rna提取“克隆人声明”
下一篇:美媒:新型肺结核疫苗蛋白质测定仪有望成功 为近百年来首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