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47年前,谁写下了《自然》杂志的创刊词?



  1869年11月4日,《自然》(Nature)杂志创刊,英国博物学家赫胥黎(Thomas Henry Huxley)引用歌德的诗“NATURE”开篇为《自然》撰写创刊词。歌德的诗充满了对自然满怀激情的歌颂和爱慕,也透露出对神秘自然的困惑、彷徨和无奈。

  在创刊词中,赫胥黎道出《自然》的宗旨:呈现人们对大自然各种表象的理解过程,也就是我们所谓的科学过程。

  在《自然》杂志创刊147周年之际,让我们一起回顾赫胥黎激情澎湃而又充满理性的发言。

  撰文 | 托马斯·亨利·赫胥黎(T. H. HXLEY)

  翻译 | 陈柳

《自然》(Nature)杂志创刊词。来源:digicoll.library.wisc.edu

 
《自然》(Nature)杂志创刊词。来源:digicoll.library.wisc.edu  

  自然!我们被她环绕,被她拥抱:既无力与她分离,又无力过分靠近。

  没有询问,亦无提醒,她猛然拉我们加入她的圆圈舞,舞步飞旋,直到我们精疲力竭,从她怀中跌落。

  她总在创造新的花样:现在有的,过去从未曾有;过去有的,将来不会再现。万物皆新,又一如既往。

  我们生活在自然之中,可又对她一无所知。她不停对我们说话,却从不透露自己的半点秘密。我们不断地作用于她,却又对她无能为力。

  她似乎意在个体,但又对个人毫不关心。她一直建造,一直摧毁,却无人能进入她的工坊。

  她的生命在儿女身上活着,但这位母亲又身在何处?她是举世无双的艺术家,能用最单一的材料变创造出大千世界;完美、精准,而且看起来毫不费力,尽管表面上总是丝丝柔情。

  她的每件作品都独具灵魂,她的每段故事也各具特色:然而,这种种不同却又如此和谐统一。

  她在表演一出戏,我们无从知晓她是否也在欣赏这出戏,不过她的确在为我们这些旁观者表演。

  她是永不停息的生命,她发展、运动,但又不见前进。她不断变化,没有片刻休憩。对她而言,静寂难以想象,歇息羞耻难当。她坚定不移。她步伐稳健,包容万象,又不可忤逆。

  不论过去,还是现在,她的思考从未停止;不是像人那样思考,而是作为“自然”在思考。她为一个囊括一切的理念而凝神苦思,其中的奥妙无人可以窥见。

  人类栖于自然,自然又在所有人之中。她与所有人友好地游戏,谁要是赢了她,她就愈发高兴。对于很多人,她的行动都十分隐秘,所以往往在人们尚未察觉时,游戏就已结束。

  最不自然的仍是“自然”,连最蠢钝的俗物也享有自然的一分才赋。谁若是不能随时随地看见她,就根本发现不了她。

  她热爱自己,她的无数慧眼都在凝视自己,她的不尽爱怜也都给了自己。她把自己分割开来,让自己成为自己的快乐源泉。她激发出源源不断的快乐能力,安抚自己无法控制的悲伤。

  她喜爱幻想。若有人摧毁自己和他人的幻想,她就会不由分说,对之处以最严酷的惩罚;那些忠心追随她的人,则会被她视作婴孩,拥在怀中。

  她子女无数。无论对谁,她都不会吝啬小气;不过,她也有自己的最爱,对于这些宠儿,她总是慷慨大方、乐于牺牲。对于伟大事物,她举起盾牌,坚决捍卫。

  她从虚无之中造出万千事物,既不告诉它们来自何处,也不透露它们将去向何方。它们的责任是奔跑,而她则指引方向。

  她的动力源泉数目不多,但这些源泉永不枯竭,总是充满活力,多姿多彩。

  “自然”总是呈现出新的面貌,因为她也总在更新观众。生命是她最精彩的发明,而死亡则是她使生命繁衍不息的巧妙安排。

  她将人裹于黑暗之中,让人永远渴求光明。她使人依附大地,愚笨而沉重,又总是挑衅人,直到人想飞离大地。

  她创造需求,因为她热爱行动。天呐!她的行动总是如此轻松。每种需求都是福利,迅速得到满足,又很迅疾被更新。每个新的愿望,都是一种新的快乐来源,但她很快变得思绪平静。

  每次开始长途跋涉,每次她都会抵达目的地。

  她是虚幻中虚幻,但对我们并非如此,她总在我们面前成为重要之重要。她允许每个孩子在她面前捣蛋,不计较傻瓜对她品头论足,任由数以千计的人傻乎乎地从她身上走过,对一切视若无睹;什么都能使她快乐,什么都能让她满足。

  我们在抗拒她的律法时,也是在服从她;就算我们想反抗,最终也只是在与她合作。




上一篇:有关抑郁症 浙大研究团队文章在英《自然》杂志
下一篇:广东卫生人才网_“救命药”短缺? 广东拟实行短缺药品监测预警